廉政文化

王士禛《手镜》

来源:桓台县纪委监察局 时间:2015-08-06 阅读:

《手镜》原稿系王渔洋为其三子王启汸所写信札。康熙三十六年丁丑(1697),王渔洋以户部左侍郎充经筵讲官。是年七月,王渔洋三子王启汸任唐山知县候补知州。王渔洋认为儿子弱冠之年委此重任,让他放心不下。于是追忆自己做官的经验准则五十条,寄给儿子。并让其“置座右”,“批玩而从事焉”。这部《手镜》既教育儿子洁己爱民,宽政慎行,也是王渔洋自己一生正直为官的写照和自律准则。《手镜》全文50条,3000余字,内容涉及立身之本、处世之基、为官之道、审刑之度等方面,有很多内容在今天仍具有积极的启示意义。

《手镜》全文如下:

手镜

公子公孙做官,一切倍要谨慎检点。见上司处同寅,接待绅士皆然,稍有任性,便谓以门第傲人,时时事事须存此意。(做官自己脚手须正,持门第不得)。有司衙门严内外之防,是第一要紧之事,家人勿令外出。

日用节俭可以成廉,而下人衣食,亦须照管,令其无缺。

日用米、肉、薪、蔬、草、豆之类,皆当照市价平买,不可有官价名色。

朔望行香及有朝廷大典、礼拜牌等事,须早起恭敬侍事。

每日坐堂须早,退须用粥及姜汤御寒气。午堂亦须饭,然后出,惟不可多用酒,酒后比粮审刑,尤断不可,慎之慎之!

春秋课农,须身亲劝谕鼓舞之。赴游须减驺从,自备饮食,令民间不惊扰。

文庙当加意修葺,严其启闭,洁其洒扫。严禁兵丁、衙役、闲杂人等赌博饮酒于其中。时时嘱广文先生查之。

牌甲一事,诘盗弭盗之良法,但要行之极善,勿致骚扰。盗有犯者,鞫得其质,当执法严惩,则不肖之徒屏迹矣。欲清盗源,尤在严禁赌搏,有窝赌者,犯即枷示重惩,不宜轻纵。神会人杂当令扑官弹压之。严禁赌钱、吃酒、聚众打架。城门亦当令防弁,严谨出入,尚立可疑之人不放入城。

宴会当早赴早散,不可夜饮。

钱粮不论多寡,批回俱要一一清楚。号件簿最要稽查,每日勾销一次,须无延捱迟误及贿压等弊。

夏天出门,亦要带棉衣、棉被褥之类,以防风雨骤寒。此少闻于方伯赠司徒公者,四五十年守之不敢忘。

捕快,多纵盗殃民,当严驾驭之。

做有司官须忍耐、耐烦,事至须三思而行。不可急遽,急遽必有错误。

火烛门户,时时谨慎。遇年节、灯节,民间烟火、起火等,亦宜禁之。如花炮则不妨。

地方如有聚众烧香念佛、白莲、龙天等邪教,左道惑众者,当于严牌甲时力禁之。早杜其源,勿令滋蔓。

解钱粮须慎,选老诚殷实人役。银入鞘必自家经眼,然后贴封,不可粗心。

义学多有名无实,宜实实举行之。

皇上御书赐天下督抚不过“清慎勤”三字。无暮夜枉法之金,清也;事事小心,不敢任性率意,慎也;早作夜思,事事不敢因循怠玩,勤也。畿辅之地,果为好官,声誉易起。如不努力作好官,亦易滋谤。勉之,勉之!

地方万一有水旱之灾,即当极力申诤,为民请命。不可如山左向年以报灾为讳,贻民间之害。

政有闲暇,令广文选生员美秀而文者,为文会作养之。

学院少司马李公,素讲理学,孤峭立崖岸,礼遇或优,断断不可有片纸竿牍。

养马一差及协济驿马二事,当留心相机行之,非笔墨可尽。

雾天早起当使饱,若枵腹则恐致疾,行路尤不可也。暑天有汗亦不可在有风处脱衣帽。寒天又不必言。

与上司禀启,□先简点,勿犯讳。其父祖名讳,亦宜□□而避之。如守道于之祖,谥“清端”公,讳成□;巡道许之父,讳世昌(福建巡抚);太守宜之父,讳永贵(总兵改巡抚);军厅王之父,讳永茂(河间知府)。此其及知者,馀可类推也。

上司同寅,有□优伶之类者,量给盘费,不妨从优。不可久留地方滋扰,亦不必多留衙中做戏。

凡审事及商榷事体,最宜慎秘。虽门役等日在左右者,亦不可令窥探意指,泄漏语言。

同寅切戒戏谑,往往有成嫌疑者,不可不慎。

堂规要严肃,此最观瞻所系。上堂颦笑亦不可轻易。所云“君子不重则不威也”。

勿用重刑,勿滥刑。至于夹棍,尤万万不可轻用。

病人、醉人不宜轻加扑责。盛怒之下,万不可动刑。

审事务极虚公,须参互原告、被告及干证口供,虚实曲直自见。不可先执成见,致下有不得尽之情,或至枉纵。至于盗案,尤要详慎。强之舆窃,相去天渊,一出一入,万万不可轻易。

人命最重,极当详慎,务于初招,确得真情。尸格不可听仵作妄报,(暑月检尸,须先食辟恶之物)。方不致开后来翻案驳窦,亦不致有冤枉。招册中招道数语,谓之招眼,更有关系。如素无仇怨等语,即系斗殴杀。如夙有仇恨,遂动杀机等语即系谋故杀,斗殴矜释者多谋故。遇赦不赦,轻重判若天渊。故招眼数语最当详慎。

凡人命,投井、投缳、服毒、自尽等,多是刁徒籍命无赖,居奇骗诈。

如审出此等节情,即当反坐,不惟诬告者少,而轻生者亦少矣。惟真正有威逼实据者,乃当别论。

不可多准词状;不可轻易差人拘提;不可令妇女出官;不可轻易监禁;不可令久候审理。随到随结,则案无留牍,不误农事,而衙役亦不敢恐吓诈骗矣。事体小者或事关骨肉亲戚者,此当令其和息、自悔、自艾,亦教化之一端也。

风俗教化所关甚鉅,每月朔望会师儒讲《上谕十六条》,须敷陈明白条畅,乡愚人人可解,中才以下之人,皆可勉于为善,而不敢为不善,勿视以为具文。

待绅衿须各尽礼貌。生员闭户读书,绩学能文者当爱敬作养之。惟出入衙门扛帮词讼者,不在此例。(生员不可责,有过语广文可也)

逃人随获随解,不可监禁过三日。或获之道路,或获之空庙,断不可株累窝家。万一果有窝家令作自首,则保全者大矣。别有《督扑条例注释》可细看,此事尤可阴骘也!留心,留心!凡解逃人一名,须佥有身家不吃酒,的实解役二名,方保无虞。此事大有干系。慎之,慎之!

旗下人不可刑责。

衙门仓库巡逻监仓防范俱要严紧。宅中上宿巡更,亦当每夜严紧。如有公事赴省、赴府尤要加紧,勿忽。

待广文、扑衙、防守、将官皆要和睦。

摧征钱粮各有不同,要以便民为主。如自封投柜,不以胥束之手,流水簿备照分明,则胥吏不能作奸,则天下所同也。比粮不可用刑太重,此事最系官声,慎之。

羡余一项,各处相沿有定规,若前人有已甚者,则去之。若无害于民,不妨仍旧。断不可于戗头加重。加重此敛怨之道也。居官以得民心为主,为民间省一分,则受一分之赐,颂声亦易起矣。

银匠需择人。加派一事最碍官声,最为民害。如地方有大役,必出于地丁。正项之外者,必有院、道、府通行明文,看别州县如何行,本县往年遇此等大役如何行,与邻封、同寅、本县绅衿详酌,尽善禀命于府,然后行之。断断不可一毫染指,切嘱,切嘱!

常平仓米谷盛贮,须择高燥爽垲之地,以防浥烂。又须峻共墙垣,严其锁钥,以老诚殷实人专司其事。此项近往往为有司之累,不可不慎。

民壮快手,选少壮恩实者,暇日教之习射,亦有得利处。

驭胥役辈要严,亦要体恤人情,勿近刻薄。最不可令吏胥等,有时道用事之名。

非万不得已,不可轻易借贷,亦系官评也。

必实实有真诚与民同休戚之意,民夫有不感动者,不恃智术驾驭。

遇下犯上,贱凌贵,奴欺主之辈,当严正名分,以维风俗。

右五十条随忆随书,未有伦次,汝时时玩味遵行,庶几寡过,慎勿忽也。后有忆及者续寄钞入。

 

正是新城王氏这些正式或非正式的、成文的或习惯上的、劝谕性的或惩戒性的家训法规,树立了家族清肃门风,为新城王氏成功的宗族建设和家族长久兴盛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(县王渔洋文化研究保护中心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