廉政文化

王渔洋勤政廉政小故事——初审“通海案”

来源:桓台县纪委监察局网站 时间:2016-02-26 阅读: 张洪亮
 

初审“通海案”

 

故事发生在三百多年前的清顺治年间。济南府新城县出了位年轻有为的司法干部——王士禛。26岁就任扬州推官,本应是春风得意之时,却遇到了一桩惊天大案。这个案子还要从郑成功反清复明说起,当时的江南人心思明,郑成功的军事进攻异常顺利,长江一带,“四府三洲二十四县”,一片响应,以为恢复明朝指日可待,特别是扬州,百姓甚至准备以大明皇帝龙牌迎接郑成功入城。而此时的郑成功,却被胜利冲昏了头脑,贻误战机,最终功败垂成。清廷虽然险胜,却对那些支持过郑成功的百姓极为恼火,给他们治了个“通海寇”的罪名,大肆进行报复,一时狱中人满为患,扬州城笼罩在高压和恐怖的气氛之中。

而此时坐镇扬州主审通海大案的人正是王士禛。升堂之后,两个差役押解着一个蓬头垢面的犯人带伽上堂,只见犯人伤痕累累,差役一松手便扑倒在地,哭喊道:“大人,草民冤枉啊”。王士禛看此情形便知他还未审判就已用过大刑,立刻有几分薄怒,向旁边的随从说“给案犯去伽”。随后问道:“堂下何人?”“草民张明德。”“你为什么要私通海盗。”“大人,我根本就没见过什么海盗,我在扬州城打工为生,海盗占领瓜州的时候,扬州城门紧闭,任何人不得出入,我也被困住城内,海盗被赶之后,我才能出城,回家看看母亲的情况,不想在家门口迎面看到了刘立带兵闯入我的家中,非说我是潜藏下来的海盗,不问青红皂白就将我关进监狱,这几天他动辄对我用刑,非要逼我承认自己通海,我和他素来有些不和,这一定是他借通海案诬陷草民,还请大人明察!”

王士禛听后,心中顿生疑虑,便问堂边站着的刘立:“刘立,你说张明德是海盗,有何证据?”刘立匆忙跪下,答道:“这……大人,证据虽然没有,但是海盗刚刚溃逃,他就从外地回家,一定是被打散的海盗逃回来的,就把他抓起来了”。王士禛眉头一皱:“这叫什么话,你一无上级公文,二无有力证据,竟敢私自抓人?此案还有其他证人吗?”刘立还未应声,张明德急忙答道:“大人,草民的老母亲可为草民作证。”“好,带张明德母亲上堂!”不一会儿,衙役便带上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,这妇人哭诉道“大人,我儿子常年在外打工,刘立竟和我儿媳勾搭成奸,只因他是官差,我也是敢怒不敢言,没想到这次刘立竟然借惩治海盗,诬陷我儿子,企图置我儿于死地,他和我儿媳便可毫无顾忌了。请大人为我们母子做主啊。”王士禛听罢怒目看向刘立,吓得刘立不住的磕头求饶。王士禛一拍惊堂木“刘立,你身为公差,却陷害无辜,公报私仇,罪不容恕,将他投入监牢,听候处置。张明德,你和你的母亲回家去吧。”

就这样,王士禛对捕风捉影、诬告陷害的宵小之人严厉惩处,从而平反冤狱,拯救了无辜受牵连的百姓,得到了大家的感激和敬重。

腥风血雨的通海大案似乎告一段落,但王士禛的政治生涯却才刚刚开始,在他此后的长达45年的为官岁月里,他废除琼花会,肃清宝泉局,整顿清江浦,处理了无数大案要案,终成为一代廉吏,名垂青史!(作者:张洪亮   王士禛纪念馆)